我爱学习网 > 留学 > 男男生子图(谁有男男生子的文章)  >  正文

男男生子图(谁有男男生子的文章)

  • 2023-09-05

谁有男男生子的文章

秋风萧瑟。

风吹过梧桐叶,梧桐叶随之无声飘落,也许有些事情就如这秋风落叶一般,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萧十一郎站在梧桐树下,看著铺了一地的黄叶,似有若无地叹息著,自树后缓缓地走出一个人,那个人虽然被黑纱斗笠遮住了容貌,但是他还是一眼认出了那人。

这个人他曾经深爱过,爱得可以连命都不要了,而现在他依旧可以为她连命都不要,但是他和她却无法再在一起了。

沈璧君看著萧十一郎,眼前的萧十一郎和她当初认识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她多想扑到萧十一郎的怀里,从此和他不分离,但是却已经不是那时候的萧十一郎了,而她也不再是那时候的她了。

萧十一郎笑著道:“你没有死真是太好了。”

沈璧君道:“他们都说你落魄得像一只狗,如今看来你并没有像传闻中的那般落魄。”

就算没有她,萧十一郎始终还是萧十一郎。

萧十一郎道:“我……”

他欲言又止,那时候他以为沈璧君已经死了,他是真的痛苦,他更是真的落魄,但是是谁又让他恢复过来?是谁又让他有了斗志?是连城璧!若不是连城璧,自己早就和乞丐没什麽两样了!

在见到沈璧君之前,他以为自己爱的是沈璧君,恨的是连城璧,原本他是多麽希望能够和沈璧君一起长相厮守,所以他恨连城璧,连城璧毁了他的希望,所以他折磨连城璧,硬是让他以男人的身份怀上自己的孩子。

但是他现在看到了沈璧君,他发现原来自己并不如想象中的爱,也不如想象中的恨,他甚至在思念连城璧,一想到连城璧此刻怀著自己的孩子大肚子的模样,他不禁忍不住想要笑。

沈璧君看著他嘴角的笑,心里自然是十分的难过,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心已经渐渐离开了自己,虽然他们曾经相爱也曾经历风雨,但是她终究是没有留住这个男人的心,她愤怒地想要上去捶打这个男人,可是她却没有资格,而她也终究是一个有素养的女人,她忍住了冲动。

沈璧君道:“这天下惟有变心的女人,男人又何尝不是?男人若变了心,自然留不住。你走吧。”

萧十一郎感叹道:“是我对不起你,你是个好女人,而我……却不是个好男人……”

沈璧君泪流满面地看著头也不回离去的萧十一郎,这就是萧十一郎,他也许对你愧疚,可以为你倾其所有,更是可以为了你豁出性命,但是他若变了心,你却休想再得到他丝毫的眷念。

萧十一郎回到山坡上的小屋,简陋的小屋里只有简单的陈设,一张桌子两张椅子,还有一张床。

床上躺著一个修长的男人,只是他却有一个与他身形不相称的肚子,那肚子高高地隆起,像个快要足月的孕妇,那个男人便是连城璧,他确实和孕妇没什麽区别,他虽是男人,肚子里却怀著萧十一郎的孩子,已念敬世经快九个月了。

察觉到萧十一郎的回来,连城璧立刻回头怒视著萧十一郎,他浑身的穴道被点住而无法动弹,如果眼睛能够杀人,那麽萧十一郎早就被他杀了成千上万次了,但是他若要报仇决不会只是杀了萧十一郎这麽简单!

萧十一郎走上前,温柔的大手轻轻地覆盖在连城璧的肚子之上,感受著内部生命的奇迹,他当初不明白自己为什麽执意要连城璧怀上自己的孩子,不惜冒险偷得那孕子丹逼他服下,到了今日,他心中已经有个明了的答案了。

他笑了,萧十一郎的笑从来不遮掩,坦诚如同赤子,看得让连城璧嫉妒,他嫉妒这个人怎麽能够笑得如此坦荡,如此不拘小节,因为他不敢这麽笑,他也不能这麽笑,他是无垢山庄的庄主,是温文尔雅的连城璧!

萧十一郎自怀中拿出刚买稿培来还热著的牛肉,喂连城璧吃下,连城璧虽恨他,却不会以绝食来反抗,因为连城璧决不是这麽窝囊的人,就算要死,他也要带著萧十一郎去死,而不是这麽白白饿死!

满意地看著手中所剩无几的牛肉,萧十一郎笑道:“看来我们的孩子很好。”

连城璧恨恨地看著他,除了刚知道自己怀孕时失去理智的挣扎与反抗,以及不顾一切地求死,但是现在他已将恨意沈淀下来,他不会这麽轻易饶了萧十一郎的,他要他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突然,他的眉头紧紧皱紧起来,忍不住发出一声难以抑制的**,整个人因为被点了穴而无法动弹,唯一能动的手掌紧紧握起了拳头,浑身抽搐著,仿佛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萧十一郎也跟著变得紧张起来道:“你要生了吗?”

他没有言语,只是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嘴唇,那嘴唇被咬得快烂了也没有反应。

萧十一郎道:“忍著点,我帮你解开穴道。仔肢”

萧十一郎忙伸手,解开了他全身的穴道。

重获自由的连城璧动了动有些麻木的身体,握紧的拳头移到他收缩紧绷的腹部,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萧十一郎忙道:“我去烧些开水来。”

他起身就要出去,但是更快的,背后两掌凌厉的掌风直接击在了他毫不设防的背上,一口鲜血涌了出来,洒了一地,他错愕地转身看著一脸冷冽的连城璧。

2008-1-2311:17回复

218.82.224.*3楼

3

连城璧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有仇恨的光芒,他等的就是这一天,让萧十一郎倒在自己面前的一天!

萧十一郎擦了擦嘴角的血,挣扎著想要从地上站起来,最终还是不稳地倒在了一边。

萧十一郎痛苦地道:“你……肚子不痛?”

连城璧道:“痛,怎麽不痛,如果不痛又如何能骗得了你萧十一郎?”

连城璧确实在痛,腰脊在一阵一阵的钝痛,而硕大的肚子在他的前面更是让他眼痛!他恨不能让这个碍眼的肚子立刻消失!

高举的手对著高高隆起的肚子下来便要一掌——

而在那霎那,一只手一只有力地手阻止了他,他惊一抬头,居然是受伤的萧十一郎!

连城璧惊道:“你没有受伤?”

萧十一郎道:“我自然是中了你那两掌,要不然怎麽骗得过你?”

连城璧道:“你……”

他的眼中充满了愤怒,难道自己又一次地被萧十一郎所欺骗?不!他不相信自己就一辈子赢不了萧十一郎!

手中虽无剑,却是化气为剑,尽管身体的抽痛与前面的障碍让连城璧的动作有些不畅,但是却不阻碍他出招,凌厉的气剑划过萧十一郎的手,一道血口顿时张开。

萧十一郎的手微微一缩,他虽受了伤却没有伤到要害,何况现在的连城璧步伐不稳吐纳混乱,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他出招之间却是分外的迟疑,他不能不顾及连城璧的肚子!

连城璧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冷冷一笑,却将矛头对准了自己的肚子,每一招皆是不留余地地朝自己的肚子攻去,萧十一郎若想阻止惟有生生接下他的狠招。

萧十一郎确实如他所愿地接下了一招又一招,向外流淌的血越来越多,身体越来越不稳,然而这样的毒招不仅损人亦是自损!

连城璧本就被困於床上数月,体力大不如从前,再加上那自腰脊慢慢向四肢扩散的酸痛,如今那腹腔内部更是开始猛烈的绞痛,冰冷的汗水从他的额头不间歇地迸出,体力的消耗更是让他无力应付这一阵强过一阵的锐痛。

明明本该只有一个萧十一郎,而此刻他的眼前却晃动无数个萧十一郎,时虚时实,看得他心中恼怒,出招亦显凌乱。

萧十一郎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他却无法阻止连城璧,萧十一郎之所以能赢就赢在拼劲之上,而今他却不敢拼,他又如何能拼?

彼此的消耗得不到任何的好处,而随著时间的蔓延,连城璧终能支撑地倒在了地上。

他仰面躺著,眼睛没有焦距也没了仇恨,只有无止境的苦痛,双手紧紧地抓住掩盖在腹部的衣物,如同失水的鱼一般大口大口地喘息著。

痛!

好痛!

死亡的恐惧将他紧紧攥住。

不!

他不要死!

他绝不要死!

他是连城璧,他又岂能这麽白白死去,这样侮辱地死去!

萧十一郎连忙上前按住他突然剧烈挣扎的身躯,紧紧地握住他的手,焦急的目光停在了他发硬的肚子上。

是幻觉也是真实,那硕大的肚子在空气中剧烈地颤抖著,一阵一阵地发硬,硬得不像是人的肚子而像块巨大的石头。

对於连城璧来说,这硕大的肚子确实是一块巨大的千斤石,狠狠地压在他的身上,压在他的五脏之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生与死的幻想在他眼前不断地流转著,也许稍一个不慎,下一秒便是死亡。

连城璧痛苦地**道:“呜啊啊……不——我不要死——啊——我决不能就这麽死了——啊——”

他的仇还没报,他的荣耀还没实现,他又怎可轻易死去!就算死,他连城璧也决不能死在萧十一郎的眼前,也不能如此狼狈在萧十一郎的面前。

於是,他开始挣扎,挣扎著挣脱萧十一郎,挣扎著站起身来,挣扎在痛苦的边缘。

而他企图站起身的意图让萧十一郎惊呆了,这个人竟在这个时候还倔强至此!他又突然想笑,这个人的倔强他又岂是现在才知!

但是他却笑不出来,那张脸上的痛苦与那具身体的抽搐让他怎麽也笑不出来,他捂住自己发痛的胸口,却突然一把将连城璧扶了起来。

2008-1-2316:12回复

一篇男男生子文

《月之魂》[龙腾篇]BY默瞳

奥斯莱帝国霍夫堡郊外梅克伦宫

“炎,只要你解释一句,我就原谅你。”金发碧眼的美丽少年看著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男子,清亮的声音近乎哀求。

“亚尔斯兰殿下,是我背叛了您……”男子冰冷的声音中听不出一丝感情。

“我不信,我不信,炎,你说过永远只效忠我一个人……你说过我们永远在一起……”少年激动地上前一把拽住男子镶著钻石纽扣的前襟,嘶声质问:“你说,是不是那个混念乎蛋逼你的,是不是?”

男子缓缓拉开胸前少年的手,始终低垂的头猛地抬了起来,一双红色的眼眸似灼人的烈日,秀美的五官更是让人目眩神摇,眉间一点殷红将整张脸衬得分外妖娆“没有理由,亚尔斯兰,我是什麽样的人你最是清楚。”

亚尔斯兰的手抖动了一下,像被毒蛇狠狠地咬了一口,他嘲讽的扯动嘴角:“为了权势,你真的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这一点,从他背叛我们的叔叔吉昂公爵那天起,你不就应该明白了吗?我亲爱的弟弟。”优雅的男声不合时宜的插入,挺拔健美的身形从雕刻华美的廊柱后闪现。

看到来人的出现,亚尔斯兰浅蓝色的眸子里顿时燃起怒火,“我要杀了你这个恶魔……”话音未落便拔出腰间的佩剑砍了过去。

格里菲斯淡淡笑著,不避不躲,仿佛面前的只不过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就在眼看著格里菲斯要被一分为二的关键时刻,一把厚重的铁剑及时挡下了凶猛的攻势。

“炎……”

“有我在,就决不能让你伤害皇储殿下。”红色的眼里是无以诉说的坚定。

就在昨天,他们的身体还曾结合在一起;就在昨天,这把铁剑还陪著他在晨光中练剑;就在昨天,他们还策划去暗杀他最恨的坏蛋……到了今天一切都变了……不,这不是真的,这一定是梦,一场糊涂可笑的梦……我一定要醒过来,一定要……仿佛中了魔咒,亚尔斯兰拿剑的手无意识地一点一点移向了自己雪白的脖颈……只有疼痛,只有疼痛才能让他脱离这个虚假的梦魇,只有疼痛才能换回真实的过往,换回爱他和他爱的那个人。

炎没有动,甚至没有皱一下眉毛,他本来是离这个企图自残的傻孩子最近的,但他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仿佛眼前的一切理所当然的应该发生。

这时,格里菲斯走了过来,飞快的夺过亚尔斯兰手里和他同样纤细的剑掷到地上,似在抢走稚童手里不该有的玩具“我可爱的蠢兄弟弟,你还不能死,你对我还有利用的价值……”不带温度的手指抚上亚尔斯兰精致的脸,接著在粉红的唇上落下一个吻。

亚尔斯兰触电般的猛地推开格里菲斯,眼里的厌恶显而易见,海水似的眸底却藏著深深的恐惧……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他十四岁生日的那个夜晚,这个奥斯莱帝国的第一王子,他称之为兄长的衣冠禽兽**的**了他……那一晚的疼痛让他至今记忆犹新,是那种啃噬心肺绝望的疼,和炎给他的痛截然不同……蜻蜓点水的一吻似乎敲开了记忆中的那扇门,那扇他一辈子都不愿推开的门……

“我发誓一定会杀了你这条毒蛇……”

“三年前你就发过这个誓了,可我到现在还活著。”

“你不杀我你会后悔的。”

“世上让人后悔的事很多,比如养了一仔档悉只反咬主人的狗。”

亚尔斯兰将视线越过格里菲斯投射在炎的身上,悠悠的声音似在叹息一段海市蜃楼中的美梦“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坚定和倔强在眼里一点一滴的凝聚,浅蓝逐渐沈淀成深蓝“我相信你,炎!”

笑意在炎的唇边荡漾开来,带著那麽点狡黠,带著那麽点讽刺:“我本来就是皇储殿下安在吉昂公爵身边的一个棋子,他死后再转放在您的身边不过是一步棋而已。”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就是他对他的感情不过是权益下的举措而已,与爱无关。

亚尔斯兰显然没有明白或者根本不愿意明白这弦外之音,他一步冲到炎的跟前一把拽住对方的手腕“我们走,我们永远离开这里。”

当他发现手的主人根本没有动的意思时,他缓缓转过头来用一种可怜兮兮卑微乞求的眼神看向他的爱人——炎还是那个炎,俊秀中带著妩媚,妖艳中带著英气,但是已经不一样了,究竟哪里不一样却又实在是说不上来。亚尔斯兰像是突然明白过来,放开炎的手向后退了几步,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是一片空洞……

格里菲斯怜悯的看了他一会儿,伸出双手在空中击了两下,镂著繁复花纹的沈重殿门被几个宫侍推开,格利菲斯指著亚尔斯兰吩咐道:“把亚尔斯兰殿下带下去好好照顾。”

亚尔斯兰的魂魄似是飞离了身体,就那样表情呆滞的任宫侍带走,没有挣扎,没有反抗,失去焦距的眼睛里更是没有任何光彩,在与炎擦身而过的瞬间,炎的眉心仿

很高兴回答楼主的问题如有错误请见谅

耽美生子文

《龙殇传》by温柔的蝎子

《狼爱》by焱灵

《麒麟的生子计划》by遥舞嫌族音稀

《兽人星球系列》by风之万里

《当色狼遇上蛇王》by阿拉蕾蕾

《HY哇~~哇~~哇~~哇~~》by绛雪3507

《宫孽》by典伊

《前夫,你好》bylzyb

《玩火自焚》by凌豹姿

《人鱼之生蛋》by优酸乳

《爱,说不出口》by秋至水

《凭什么要我爱你》by山空海空

《呜…我不要做孕妇》by溶心

《穿越之万受无疆》by亦申

下面的都没看过运者好~:

《危险双生子》by山蓝紫姬子

《偷偷生了个儿子》by残思地

《孔雀》by万小迷

《白璃的小宝贝》by阿姜

《目标明年做爸爸》by段翼

《平凡的我》by路过蜻蜓2007

《那只可恶的狐狸》by月下桑

《懒攻》by菲村薰薰

《等待万年》byshibr

《怪异家族》by珊朵拉

《皇帝的小“弟弟”》by暗薇夜色

《家有孕夫》by魈

《考试进行时》by侵

《手忙脚乱的爸爸们》by月牙儿

《我不要做大嫂!》by孤光残影旁铅

《我老婆投错胎》by空城计

《无关对错》by亦亦也

《邪染魔王》by风树

《醉心》by惹尘

《小小普通人》byfiryfir

《待嫁皇妃》by解连环

《疯狂地带》by幽冉

《断情结》by十世

《龙越诸事琐碎记》by野猪PP

《满城禁戴避孕套》by溺紫

《飘零雪花》by杨柳依依

完结的女尊男生子宠文一女多男

山贼向前冲庭院里的栀子花幽香袭人,芭蕉下,隔着纸窗,能看见房里头单薄的剪影,好象逗旁一尊雕像,在跳跃的烛火里沉默。我推门进去,里间坐在塌上的人忽然抬头,乌黑的眸子怔怔看我,像隔着千万年的光阴。我似乎可以听见筝弦一根根断裂的声音,一声声敲打在心头,我朝他微笑:“江月,我回来了……”玉簪抖落在塌上,他光着脚下地,一头奔过来死死抱住了我。外面的雨落下来,一滴滴打落在芭蕉上,好象飞逝的流年,风华妖娆。秦江月头发凌乱,涣散的目光没有焦距地看我,眨也不眨,似乎我会化做烟云消散,一点一点小心地抚摩我的脸。灯底下,他的容颜如枯萎了的昙花,秦江月竭力抓紧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窗外雨打芭蕉,树叶婆娑。“啧啧,你这么丑,除了我都没有人要你。”我俯身轻轻抱起他,泪落了满脸。秦江月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子,却轻飘飘的没有什么重量,摸在手里只有一把骨头。秦江月紧抿着唇,死死地看我,我朝他一笑,抵上他的额头,轻轻一吻:“你要记住,你是我乔弄萧的人。看看,真是又瘦又丑,都没了人样,这世上也就我乔弄萧一个人会要你这个丑八怪。”秦江月攥着我的一绺头发,颤抖着,终于抱住我的脖子哭了出来。我抱着他上塌,他死死攥着我不放,我一叹,收起玉簪,跟着上去搂紧他,扯开铺盖盖上。淡色的兰草床单,绯色的帐,一如我们在江边时那间简陋的洞房里布置的那样。秦江月抱着我哭不出大声,牙关直哆嗦。我紧紧揽他入怀,抚开他额上的发,一点一点地吻他的唇,消瘦的下巴,还有颈子,像摩挲我最珍贵的宝贝。秦江月拽着我的衣服,狠命地撕咬我的衣领,终于趴在我怀里哭得天昏地暗。PS:这篇文我也很爱的。文中的男主简直是一只骄傲的小公鸡,又漂亮又傲娇,可爱死了。女主一看到秦小公鸡就被迷住了,一直追着他,还老爱占小公鸡的便宜,小公鸡原来武功很高滴,要么啪一声在女主脸上留下几个指印,要么拎着女主的衣领轻轻松松扔出门去,女主百折不挠,继续吃豆腐,哈哈哈~~后面秦小公鸡受重伤武功全失,差点没命,女主救了他之后精心照顾,那叫宠得厉害啊,秦小公鸡老爱扯她头发玩儿,前面温馨甜蜜,后面有虐,主要是女主的原身体身份太复杂,名声也不好,留一大堆烂摊子,弄得男女主误会,女主还差点死在小公鸡旁谈手上,结局H,很喜欢秦小公鸡啊,好可爱~~~心素如菊遇见一个人,爱上一个人,信任……一个人,再回首,已是恍如隔世,曾经的那些苦难,伤痕犹存,却再也无法于午夜梦回隐隐作痛,只因勿须伸手,便可触到身边熟悉的柔软和温暖,伴着耳畔均匀的呼吸与规律的心跳声响,感觉时光流逝,岁月静好……不久,便又沉沉睡去。那日,妻主高兴地赞我“心境开阔、遇事积极了许多”,看着她神采飞扬的眉目,忽然有种既想落泪又想微笑的冲动。若不是遇见她,我的处境又比大姐夫好的了几分?怕是能否安然活到今日都成问题。乐观?开朗?积极?没成想这种词汇也会有一日用在我身上,见她一副喜不自禁、与有荣焉的表情,我忍不住探身反拥住她。——妻主,你可知,这一切改变都不过是来源于你带给我的信心。相信际遇的力量、相信奇迹地发生、相信付出会有回报、相信未来会更美好……绝难想象,五个月前我还在思量今年的哪日会成为我的忌日,五个月后的今日我只想求上天允许,请让我活久一些,再久一些……不用太多,只比妻主多活一日就好。我原先并不知情。她其实是个很怕寂寞的人,怕被人留下、怕被人遗忘、怕被人放弃,更怕独自终老……那日她用尽力气扯着我背后的衣衫,恶狠狠地威胁:“刑心素,我唯一在乎的只有能不能和你平安终老,若有朝一日,你试图以任何理由将我推让给别人……”她搂得我几乎窒息,语调也是从未有过的冰冷,但我的心却是酸软得无以复加。不会的,妻主。我不会将你让给任何人,更不会让你像我娘一样行尸走肉般残度余生。我会陪你山启橡一起努力活着,等到你死去那日,像平常一样为你梳理白发、换上干净的衣物、系好盘扣、抚平领口袖口的褶痕、打来清水擦脸擦手、最后如你每日睡前对我做的那样,在你额上印下轻轻的一吻……当夜幕降临,我会欣然握住你的手躺到床上,可以试着回想我们过去一起相处的点点滴滴……唔……或许,这个有些困难,毕竟岁月不饶人,我衰老的记忆可能已经退化得七零八落……那这样好了,想不起来,我就给你捂捂僵冷的手掌,然后一点一点慢慢想……PS:这篇文是我的最爱,我特别特别喜欢里面的男主,极坚韧的一个人,特别特别让人心疼的一人人,很让人感动,这篇文赚了我不少眼泪,不是因为这文悲剧,而是因为男主特别让人心疼和感动,作者人物塑造得灰常成功。男主被世人称为刑寡夫,说他克父克母克妻克子,身边亲人都离他而去,连他最爱的小儿子也差点离他而去,为了可爱的小包子他嫁给了臭名昭著的癞邹儿,被虐待折磨,可男主还是默默承受一切,直到穿来的女主代替了癞邹儿,喜欢上了坚韧的男主,宠他爱他。看到他说:“请让我活久一些,再久一些……不用太多,只比妻主多活一日就好”,眼泪哗一下就出来了。文中很多地方让我心酸得一塌糊涂。我也很喜欢小包子啊,好可爱好可爱,亲亲苹果小脸蛋。一曲醉心三日之后。整个青葵村都是一片沸腾,甚至连清渠镇的许多人都惊动了,你说稀奇不稀奇。这青葵村里同一日竟有两家已经成亲过许久的夫妇要重新成亲。这让他们匪夷所思的远不仅这些。那叫白柳与言子雅的小夫妻的婚礼办得真是从未见过的豪华,就算是全镇的彩灯节也没她们一家那晚挂的彩灯多,那灯笼那轿子那吹打唢呐那礼仪仗势真是让她们大开眼界,那日大摆的流水宴也让多少男女羡慕兴奋。又说那另一家的易大夫,除了她那个小夫君很少露面,她算是清渠镇人比较熟悉的面孔。这成亲场面虽说没有那一家气派奢华,那形式却让人暗自称奇。譬如新郎不盖盖头只淡施匀粉,又比如请了一个年长众望的宣读了一片奇怪却通俗的誓词:“你当以温柔的耐心来照顾你的夫君,用你的一生来敬他爱他,在众人的见证面前,你愿意这样做吗?”接着一群人就见易曲囧囧有神的在众人面前吻了下去……然后又囧囧有神的看着传说中温顺的新郎脸红的踹了新娘一脚……作孽啊……传说中温柔贤淑的小夫君何时变成悍夫了……PS:这文的女主前世是外科医生,穿越到女尊国的本尊身体原是个霸王,臭名昭著啊。男主很惹人心疼,漂亮温柔,却是个哑巴又被人瞧不起,女主很心疼他很爱他,一步步让他走出阴影,变身为傲娇小受一枚啊,太有爱了。一厢情愿萧挽缘被闷哼声吵醒的第一反应,便是觉得这男人绝对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明明又被床上那女人灌了不知什么乱七八糟的药,疼得都快要在地上打滚了,却还是手脚并用地摸爬着出去做晚饭。没错,是摸爬。不是走路。据她这么多天无聊而细致的观察来看,这男人那双翦水般的眼睛根本就是漂亮的摆设,是完全看不到一点东西的。这让她很是疑惑,他到底是怎么摸得到水缸、米缸,还能正确地兑好米和水的份量,放到一边炉子上去煮饭的?更诡异的是,他还能摸索着在这山间的小院子里折一点菜,翻翻炒炒地弄出一两个热菜来。叫她想来,这已经不止是“厉害”这么简单,简直就是个奇迹了。然而若是床上那女人醒过来,却还要挑三拣四,嫌他择菜择得不干净了,炒菜炒得太咸了,嫌弃完了,却还是吃得一干二净,只留点剩菜残羹给那男人填肚子。再之后,那女人就窝进自己的小屋子去捣鼓一些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草药,然后弄出一碗黑漆漆的药来给那男人喝下,然后拉着男人下地做一番“运动”。没错,是下地,不是上床。她冒着长针眼的危险被迫“旁观”了这么多天,他们两人的姿势颠来倒去换了无数次,却没有一次是在那张床上的。惯来都是那女人把男子往地上一推,然后就开始了毫无美感的运动。这就是一整个循环的过程了,运动完之后,那女子便毫不留恋地爬上床,也不管男人是痛得打滚还是干脆已经晕迷过去,反正她再次醒来的时候,男人一定已经做好了饭菜在等她“享用”。就好比此时,男人大概是太痛了,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爬到小院子里,跪趴着摘了几颗菜,爬到炉子边开始做饭。萧挽缘皱眉,要是这都不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她这个心理医生的执照就摘下来给床上那个毫无人性的女人当草纸用。看着那瞎眼男人弄了一会儿,她便无甚兴趣地闭上眼,打算睡个回笼觉。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每天照朝、晚两餐地在自己眼前上演的“人间惨剧”的。要不是她不断给自己做心理调试,恐怕早就精神抑郁地把床上那女人拖出去暴打一顿了。不过,就算她有这心,也实在是没这个能力,看看她的手,碰到什么都能“轻松”地穿过去,言外之意,也就是她根本抓不住任何东西。再换言之,她根本就是一缕游魂。PS:这篇文的女主原身体是个自私又有点变态的人,为了治身上的病把男主当试药人,自己配一些乱七八糟的药让男主吃了之后又折磨他,弄得眼睛也瞎了。女主最开始只是一缕魂魄,飘在他们屋内一直看在身体原主人折磨男主,就开始心疼男主了,直到后来女主进了这具身体开始实施了她的拯救计划。可男主一直以为是自己害女主原身体得了病,为了让原身体的病早点好心甘情愿试药,所以对于女主进入这具身体后刚开始比较排斥,后来在相处中慢慢接受了女主。也是女主很宠男主的文啊,原身体的原主人最后还回来和女主的灵魂抢身体,打了一大架,终于得胜鸟,撒花,撒花~~~~

K,关于男男生子图和谁有男男生子的文章的内容到此结束了,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标签:男男 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lamamei.com/doc/61235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yyfuo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